学术论文投稿/征稿

欢迎您!请

登录 注册

手机学刊吧

学刊吧移动端二维码

微信关注

学刊吧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关于我们
首页 > 学术论文库 > 教育论文 多场域学习助推儿童深度学习研究—以龙观乡中心幼儿园为例论文

多场域学习助推儿童深度学习研究—以龙观乡中心幼儿园为例论文

1

2024-06-11 11:48:25    来源:    作者:xujingjing

摘要:多场域学习对促进幼儿深度学习有着良好作用。为帮助幼儿进行深度学习,文中结合幼儿教育实践,从搭建多种资源平台、探索幼儿活动路径、推行“五制”学习方式等三个方面分析开展多场域学习的方法,助力儿童进行深度学习,促进其经验生长。

  摘要:多场域学习对促进幼儿深度学习有着良好作用。为帮助幼儿进行深度学习,文中结合幼儿教育实践,从搭建多种资源平台、探索幼儿活动路径、推行“五制”学习方式等三个方面分析开展多场域学习的方法,助力儿童进行深度学习,促进其经验生长。

  关键词:多场域学习幼儿深度学习

  幼儿园课程改革强调儿童对知识的主动建构,儿童天生喜欢探索与学习,其认识、能力与个性等都是在与环境互动过程中建构的。儿童的学习方式是多元的,依托幼儿园及周边自然资源、社会资源进行多场域学习与实践,创新课程模式,可以促进儿童经验生长。

  龙观乡中心幼儿园自然资源与人文资源丰富,可利用的山、田、水、泥、石等自然资源优渥,民风民俗及红色印记等文化底蕴深厚。近年来,作为全国生物多样性友好乡镇,龙观乡打造了多个教育基地、生态平衡保护基地、红色研学基地等,为儿童感知、体验、探究、学习提供了多样的资源和平台。近几年,龙观乡中心幼儿园基于乡土资源,不断深挖课程内容,打造亲自然的户外活动,开发了多样的自然游戏,并取得了一定成绩。在活动中,教师虽然会关注幼儿,给予其适当支持,但对幼儿学习方式、评价等内容关注甚少。因此,教师需要探索幼儿深度学习方式,进一步深化园本课程。

  一、搭建“三圈九场”平台

  为保证多场域学习活动平台的有效搭建,教师对幼儿园周边的乡村、景点、自然环境进行考察并做资源分析,通过家长问卷调查、幼儿投票等形式,搭建“三圈九场”平台。“三圈”即室内、户外和野外;“九场”即走班、走馆、走坊、走村、走市、走场、走田、走林、走塘。对以上资源进行整合,为幼儿深度学习提供物质保障。

  整合室内资源与户外资源。室内资源与户外资源指的是幼儿在园所的活动场所,也是幼儿最能灵活运用的两种资源。这包含了室内的班级区域、特色工作坊、儿童工作室,以及户外游戏村、生态集市、自然农场两个圈。幼儿可以根据需要切换场所,以满足自我发展需求。

  整合园内资源与园外资源。园外资源即第三圈,是园内资源的外延和补充,龙观乡资源丰富,园所周边的五龙潭茶场、农家竹林、年糕厂、生物多样性博物馆、中峰基地等社会资源均在幼儿园2千米范围内,让幼儿活动从园内延伸到园外,满足幼儿从假想性游戏到真实体验,从浅层学习到深度探索。因此,园外资源为推进幼儿深度学习提供了有力保障。

  整合静态资源与动态资源。将静态资源与动态资源进行整合则需要将“三圈九场”灵活运用起来。静态资源指现有的园内外场地、环境、材料等;动态资源是随着幼儿需要而增添的相关资源,如场地拓展、材料增添等。静态和动态资源的整合考验教师的观察力,只有充分了解幼儿,教师才能有目的地为幼儿准备和提供动态资源,通过场地转换,推动幼儿持续深度学习。

  二、探索“四步”活动路径

  开展多场域学习活动主要有三条路径、四步走法,分别是路径一:订—走—创—享;路径二:访—构—玩—赏;路径三:种—收—制—品。三条路径互相补充,层层递进。

  1.路径一:订-走-创-享

  路径一一般应用于园内的班、坊、馆之中。“订”指商量、探讨及制订计划;“走”指向行动,寻找、行走等,包含探究;“创”是创造、创作;“享”即分享、交流。

  以《好吃的南瓜饼》为例。当小朋友收到一份来自农场的礼物—南瓜时,可以按照路径一进行探索。订:商量用南瓜可以做什么。孩子通过自己生活经验、询问长辈、调查问卷等方式,生发出不同的想法。走:做南瓜饼需要哪些工具和材料呢?这些东西要去哪里寻找?创:制作南瓜饼。享:分享南瓜饼。

image.png

  在这个活动路径中,幼儿通过多种渠道,如家园检索、线上搜寻等展开调查,获取信息,为制订计划做准备;充分调动已有经验,分组分工,寻找合适材料、合适场地;亲自动手,完成自己的想法和创造;与同伴、老师、家长分享。幼儿在亲身经历规划和实践中,不断运用已有经验去挑战。亲手制作、实践的过程,引发幼儿深度学习和探究,最终获得新的知识经验和技能。

  2.路径二:访-构-玩-赏

  路径二一般应用于户外的村、市、场之中。这里的“访”有访问、访谈、探访之意,指向调查研究;“构”指设计制作,更是构想计划;“玩”指向创造、创作、体验游戏的过程;“赏”指观赏、欣赏、品味。

  以“舞龙”为例。访:拜访舞龙老师,询问舞龙相关知识。构:根据要求列出舞龙的计划。玩:取队名、招募队员、制作道具、排练。赏:欣赏幼儿园大舞台中的演出。

  在拜访民间舞龙艺人前,幼儿做充分准备,并把问题一一列出,带着问题拜访,可以引发他们深度思考:如果要成立一个舞龙队,可以怎么做?在访—构—玩—赏四步路径中,幼儿学会了有计划有目的地开展活动。在尝试与体验中,会有失败和困难,但是他们会不断反思、调整,努力解决问题,最终完成计划。在欣赏自己作品的过程中,进行复盘,最终引发其深度学习。

  3.路径三:种—收—制—品

  路径三一般指向在野外的田、林、塘等实践基地中的活动。“种”指种植、播种;“收”指收获;“制”指制作,用收获的农作物制作食品;“品”指品尝食品。这四步路径,每一步都并非易事。如在种的过程中,秧苗疏密、浇水多少、秧苗扦插的位置等一系列问题都会引发幼儿深度思考。

  三、推行“五制”学习方式

  “五制”学习方式指项目签约制、赶集联动制、抱团合伙制、混龄学徒制、责任承包制,是激发幼儿内在学习动力的有效手段。针对不同特点的幼儿和项目活动,采用不同的策略,促使其主动参与活动、积极探究,培养善于思考的学习品质。

  项目签约制是多场域活动中运用频率较高的一种策略,孩子们常常围绕一个问题或者任务不断探索,寻找答案和解决问题的方法。教师在活动中不断启发、支持幼儿推进项目,引发幼儿深度学习。幼儿在项目活动中会有很多讨论,经常碰发思维火花,比如,在搭建鸟巢过程中,幼儿在一次次失败中讨论并发现建筑结构上的秘密,进而引发他们对力学的研究、探索和实践,最终获得新知识经验。

  赶集联动制是指把每月末的周三定为“赶集日”,利用各个场域联动起来形成幼儿园集市,幼儿会在集市上摆摊设位。集市中以龙幼币进行交易。这种集市创设还原了真实集市场景。赶集联动制将学习活动的各类成果进行有效展示和利用。幼儿用赚取的龙幼币进行消费,在使用中获得物品满足,享受被认可的成就感。“赶集日”活动打破了原有场域限制,联动学习活动,促进幼儿各项能力不断提升。

  抱团合伙制是幼儿基于相同兴趣或者问题基础上,通过互相配合、协调,形成小组抱团的学习共同体,在其驱动下深层次参与、理解、运用的学习方式。在抱团活动中,多名幼儿成立小组,有计划,有分工,同伴间交流、互动、协作沟通,最终完成预定目标。在这个过程中,幼儿从被动学习到主动参与,提高与人沟通能力、协商解决问题能力,也激发幼儿深度探究欲望和学习动力。

  混龄学徒制是指打破年龄限制,各年龄段的幼儿、教师、家长等群体在多场域学习活动中集体生活、学习,从而达到共同成长、协同发展的目的。从某个角度讲,混龄学徒式构建了和谐大家庭。一方面,体现了以大带小、知识传授。每周开展户外混龄学习活动。小班小朋友对幼儿园游戏场地不熟悉,面对有挑战的活动会有胆怯情绪。大班幼儿在混龄活动中就起到关键作用,“大带小”引导弟弟妹妹找到自己想玩的游戏并带他们一起玩,缓解他们焦虑情绪,激发他们愿意玩、想玩的动力。混龄学徒式能较好保证活动开展。另一方面,体现了平行混班、经验分享。每周有一次跨班级区域联动。为保证区域活动有效开展,每次二分之一的幼儿可以选择去其他平行班进行区域活动。中一班设置特色区域编织坊,中二班则是陶艺坊。通过平行混班,中班幼儿可以体验两个完全不同的特色区域,且在区域活动时,本班幼儿会带着平行班幼儿一起参与。在这样的方式中,幼儿之间相互学习、合作和交往。

image.png

  责任承包制是多场域活动的个性化学习支持策略。它需要一定的情境与内容,强调虚实结合的情境创设,及组织开展系列角色责任体验活动。这两者的结合,使责任承包制在多场域学习活动中成为一种非常重要的支持策略。幼儿角色意识越明确,承包责任感越强,项目活动完成后的满足感更强烈。师幼共同探讨如何有效开展美食馆项目活动,提出“责任承包制”活动方法,发挥幼儿主动性和责任担当意识。责任承包制助推幼儿勇于承担和解决问题,促生幼儿经验生长。幼儿将所见的生活经验迁移到自己所任职的服务员角色之中,助推项目活动进一步深入。随着活动进一步深入,幼儿意识到顾客评价反馈的重要性,站在顾客角度思考问题。因此,评价反馈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若没有真实的“市场调研”,幼儿不能发现问题。在学习活动中,幼儿充分承担角色职责,在发挥自己力量的同时,家长、社会积极参与其中,助推学习向深度发展。

  多领域学习探究需要继续深化和完善,进一步完善评价体系,让每一个家长与教师都能倾听孩子成长拔节的声音,让幼儿园充满生机和活力。
       参考文献

  [1]杨华俊.乡村幼儿园“自然生活”课程的内涵、价值与实践[J].学前教育研究,2019(11):93-96.

  [2]杨瑞芬.幼儿园乡土课程文化:内涵、形成、发展—基于A园的田野研究[J].当代教育与文化,2019,11(1):102-107.

  [3]庄婉瑜.农村幼儿园开展创意美术活动的策略[J].学前教育研究,2017(11):7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