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投稿/征稿

欢迎您!请

登录 注册

手机学刊吧

学刊吧移动端二维码

微信关注

学刊吧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关于我们
首页 > 学术论文库 > 文史论文 波普尔的开放社会理论

波普尔的开放社会理论

4

2019-01-09 09:42:12    来源:    作者:admin

摘要:波普尔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和非常受欢迎的学者。他穷尽一生在知识的海洋中摸索着,最终却把“我一无所知”作为了他思想的墓志铭。他用着他自己的方式,不停地告诫着人们,知识是具有有限性的,以此来防止自负的产生。他的《开放社会及其敌人》向人们定义了他眼中的开放社会形态,为后来人们的社会发展提出了一种属于他的独特视角。

波普尔的生活平淡无奇。波普尔1  他全,了ingyile坦1919年曾在维也纳有过一次演讲,而正是这场演讲,对当时在场的波普尔的生活产生了重要的影响。1938,波普尔在新西兰任教,也是那个时候,他开始书写《历史决定论》和《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波普尔在“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中提到的一系列社会批判法则便是“开放社会”的基础,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明显的“否定”,也就是对所有威胁开放社会的人提出的批判。

一 何为开放社会和封闭社会

所谓封闭社会便是封闭、狭隘、原始、集体本位的部落社会,是一个崇尚巫术、权威与安全的社会。而开放社会是一个开放、人道、文明、个体本位的社会、是一个崇尚平等、理性与自由的社会。

波普尔在他的《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中,定义了开放社会是一种政治多级和文化多元的社会。波普尔认为,不会有人真正知道完美的政府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所以我们可以做出一个次优的选择——一个可以和平地进行权力更替的政府。文化多元不仅仅是开放社会的特征,更是开放社会自身进行不断完善和演进的动力来源。“封闭社会”的特点是政治单极和文化单位,权力的更替往往只能通过暴力革命来实现。

二 从封闭社会走向开放社会

人类从封闭社会向开放社会过渡,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从传统走向现代的过程。部落社会解体后,对开放社会的攻击,对封闭社会的追忆就没有停止过。现代极权社会同样是一个封闭社会。波普尔例举了西方政治思想上三位特别重要的开放社会的敌人进行了分析,他们分别是:柏拉图、黑格尔与马克思,他们的思想被认为是现代极权主义思想的根源。

如今,人类的意识逐渐觉醒,社会也在逐渐进步,那么封闭的社会在当下的环境中是难以生存的,所以必定会向着开放的社会慢慢转型。按照波普尔的观点,公元前五世纪封闭的社会就已经开始逐渐解体并且慢慢向开放社会转变,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个过渡其实也才刚刚开始而已。

从前面的话来看,从封闭社会到开放社会,这样也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不可磨灭的一场改革。因为封闭的社会具有我们所说的生物性,人们必须深切地感受到这种转变。所以,如果有人和你说西方文明是来自希腊的时候,你应该理解它的含义。这说明是希腊人为我们开启了伟大的革命,而现在这场从封闭的社会到开放的社会革命似乎仍然处于初级阶段。

这些话是波普尔上个世纪说的,换句话说,在波普尔看来,全世界,包括美国和欧洲以及所有的民主社会和世界上的非民主社会,都仍然处于从封闭社会向开放社会过渡的初级阶段。

三 开放社会的问题

开放社会中,个人独立出来后,获得了自由,但也失去了一些东西。他势必感觉到一种空前的孤独,过去和谐融洽的部落生活所带来的安全感消失了,人与人、人与集体之间的各种细节断裂了,他的前途充满了不确定性。在这种情况下,对往昔封闭社会的浪漫描述很容易把他吸引过去。没有人知道完美的开放社会是什么样子的,人们对一切未知都可能充满恐惧。

四 波普尔开放理论给我们的启示

在开放社会里,文化是自由的,多元的,批判的和宽容的;经济体制是以自由市场为主导的;政治文明是建立在民主和法治基础上的。

70年代末,邓小平带领中国走向了改革开放的道路,引领中国从完全封闭走向开放,他曾经指出:“现在世界是开放的世界”,“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来看,开放的确无疑是中国现代化的唯一通路。在改革开放的30多年的开放,中国有了许多变化。桌子变肥了,衣服也变得漂亮了。住房变得越来越宽,道路也拓宽了。甚至说和思考都变得越来越自由。

中国社会的开放是在封闭社会遭遇种种失败和陷入困境时开始的。波普尔曾说过开放社会“这种文明实际上仍处于婴儿期”。中国的开放社会今天也还处在婴儿期。中国要想走向开放社会的道路,法治、民主、自由以及开放的市场经济体制、社会的稳态转型缺一不可,真正的开放社会是通过时间逐渐完善的社会,这种开放不仅仅是对于外部世界的开放,还包含了对于内部的开放。那么政治体制的完善,内部开放的动力都需要我们好好的思考、完善。我们的路还很长。波普尔的思想,对我们不无启示。

五 小结

波普尔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和非常受欢迎的学者。他穷尽一生在知识的海洋中摸索着,最终却把“我一无所知”作为了他思想的墓志铭。他用着他自己的方式,不停地告诫着人们,知识是具有有限性的,以此来防止自负的产生。他的《开放社会及其敌人》向人们定义了他眼中的开放社会形态,为后来人们的社会发展提出了一种属于他的独特视角。